壹点灵

欢迎来到壹点灵心理咨询服务平台

400-765-1010

0571-28089956

服务热线(早8:00~凌晨1:00)

「跳楼轻生」频频发生轻生事件,从心理学角度如何解读?

来源:壹点灵2022-05-12 13:04545

摘要:「跳楼轻生」频频发生轻生事件,从心理学角度如何解读?一般来说能够造成如此大心理冲击的疾病,大部分是类似晚期癌症等预后非常不好的疾病,亦或是治疗开销巨大无法支付的,以及痛苦程度较高的慢性疾病。

  这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

  一般来说能够造成如此大心理冲击的疾病,大部分是类似晚期癌症等预后非常不好的疾病,亦或是治疗开销巨大无法支付的,以及痛苦程度较高的慢性疾病。

  01.癌症患者的自杀标准死亡率SMR

  对于重病患者自杀的现象在国内外都非常普遍。

  针对这一现象现象,国外的研究人员结合癌症统计了患者死于自杀的标准死亡率(Standardized mortality ratios,SMRs),结果非常触目惊心(Zaorsky et al. 2019)。

  调查统计了8651569名癌症患者,其中有13311名患者自杀,自杀率为28.58/10万人,自杀的标准死亡率(SMR)为4.44.

  研究人员发现,自杀的13311名患者中,64%的患者未婚,83%的患者为男性。

  这张图显示了不同种类癌症患者的自杀标准死亡率以及患病时间的对比,其中y轴为95%CI的自杀标准死亡率,x轴为自杀种类,灰色为患病时间小于一年的患者,红色为1-5年,蓝色为大于5年。

  从图表可以得知,绝大部分癌症患者的自杀标准死亡率会随着患病时间减少,其中最高的为肺癌25,和霍奇淋巴瘤26。

  其中睾丸癌的自杀标准死亡率是随着患病时间上升的。

  研究人员认为,对于一些症状不明显,恶性程度高,且预后效果不好的癌症来说,患者在确诊一年内的自杀SMR最高,而由于预后较差的缘故,患病1年后死亡率较高,这导致因自杀身亡的患者在总死亡数字中占比较低。

  同时研究人员也针对自杀癌症患者的年龄因素进行了调查。

  在图a中,y轴为自杀患者的绝对数量,x 轴为诊断时的年龄组,颜色则是疾病部位。

  我们不难发现,大多数自杀行为发生在被诊断时年龄较大的患者(即 50-80 岁)中,并且多数自杀发生在被诊断患有前列腺癌、肺癌和结直肠癌的患者中。

  图b中,y轴为所有癌症患者相比的相对自杀人数,x 轴为诊断时的年龄组,颜色为疾病部位。

  这张图中我们能发现,在小于50岁的患者中,淋巴癌的自杀率最高,而前列腺癌、肺癌、结肠直肠癌和膀胱癌的患者中,自杀行为多见于大于50岁的高龄患者。

  这个调查进行的时间为2019年,根据调查显示,癌症患者的总体自杀率是普通人的4倍,而在2002年,癌症患者自杀率是普通人的2倍,可见在17年间,美国癌症患者自杀率上升非常明显。

  当然这份调查有着一定的局限性,其参与者来自于美国,数据具有一定参考意义但无法代表中国国内的情况。

  02.癌症患者的心理健康

  在美国国家健康协会(NIH)2008年发布的癌症患者心理健康调查报告中,一项针对美国4500名19岁以上癌症患者的调查研究显示,在14种不同的癌症患者中,心理问题的发生率达到了29-41%(Zabora et al., 2001)。

  其中占比最高的心理障碍分别为抑郁症,适应性障碍,焦虑症。

  而重度抑郁症往往伴随着不低的自杀风险。

  同时患有癌症的成人与儿童以及患者的家长/子女也会表现出一些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症状。

  影响癌症患者心理健康的因素有以下几点:

  1.死亡恐惧

  2.病痛

  3.长期受亲友照顾导致的心理压力

  4.财务压力

  5.手术与疾病导致的肢体残缺

  6.社会角色压力

  7.人生的强制性巨大转变

  由于癌症等严重疾病的特殊性,患者往往面对着很大的心理健康风险,同时还要经历严重的病痛折磨,生理与心理上的双重打击使这个群体的自杀率一直偏高。

  遗憾的是在国内外,针对癌症患者的心理健康一直缺少较为有效且体系化的保护措施,而对于生理病症的重视一方面也会间接使得患者的心理健康被忽视。

  03.如何保护重症患者的心理健康?

  在上述的美国国家健康协会癌症患者心理健康调查报告中,患者经常反馈在癌症的治疗过程中,治疗团队在心理健康方面的介入较为欠缺。

  目前在健康心理学中,对于重症病人的心理干预越来越受重视。

  我们不难发现,很多重症患者都会加入一些病友群类的组织,这类病友群在心理学上称作支持小组,对于患者的心理健康有着较为积极的影响。

  支持小组将处境相似的人聚集在一起,在这些小组中,人们可以分享他们的担忧并了解其他人是如何应对的。

  支持小组也可以帮助人们处理他们的感受和治疗的副作用。他们还可以通过分享所学知识来帮助成员做出决定,帮助人们弄清楚如何处理家庭问题或日常问题,例如工作和金钱问题。

  但类似病友群的支持小组也可能产生一些副作用,例如焦虑情绪的散播与扩大等,于是健康心理学针对这一现象找到较为科学的解决方式。

  现在世界范围内越来越多的医院开始安排专业的心理工作者,医生,心理咨询师,护士等进驻患者们的支持小组,同时也有一些医院会雇用重症幸存者,例如癌症幸存者,来入驻支持小组,对患者们的心理健康提供支持。

  在专业力量的介入之下,这种形式的支持小组会更有条理,对患者的积极影响更为明显。

  同时,针对重症患者的一对一心理服务也开始兴起,提供心理服务的成员往往由专业心理咨询师组成,一直以来,重症患者的心理疏导工作大部分都是患者家属来做,而患者家属往往不具备专业的心理学知识,同时本身很容易收到患者病情的影响,进而对患者家属造成二次伤害。

  心理咨询师的加入则能够很好的避免这些问题,同时很多心理咨询师会对患者进行长期的心理服务,并在患者病程内保持持续的心理干预。

  癌症护理轨道,取自美国国家健康协会

  如果患者最终不得不面临死亡,那么患者死亡的质量与体验也是心理工作者的一大任务与责任。

  在纪录片《人间世》中,其中一集便聚焦了上海临汾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这个服务中心是专门进行临终关怀服务的。

  临终关怀在很多人的心中=放弃治疗,但实质上,临终关怀机构是针对即将步入生命尽头的人们,为他们提供无痛苦,舒适的死亡体验。

  而在临终关怀中,心理学的介入也越来越普及,很多临终关怀机构会雇用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为临终患者进行心理疏导,让他们平静面对即将到来的终点。

  随着在重症患者病程中更多的心理健康干预手段,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重症患者的自杀现象会得要有效的缓解。

  参考文献:

  APA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text revision (DSM-IV-TR). Washington, DC: APA; 2000.

  Grassi L, Spiegel D and Riba M. Advancing psychosocial care in cancer patients. F1000Research; 2017, 6:2083

  NIH(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Cancer Care for the Whole Patient: Meeting Psychosocial Health Needs. The Psychosocial Needs of Cancer Patients. Lane Bishop, 2008. CA93514 (760) 873-2155.

  Zabora J, Brintzenhofeszoc K, Curbow B, Hooker C, Piantadosi S. The prevalence of psychological distress by cancer site. Psycho-Oncology. 2001;10(1):19–28. [PubMed]

  Zaorsky, N.G., Zhang, Y., Tuanquin, L.et al.Suicide among cancer patients.Nat Commun10,207 (2019).


凡注明”来源: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共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再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将立即将其撤除。

心理咨询案例更多

心理咨询问答更多

相关文章推荐

微信扫一扫,随时随地访问。 ×